近期部分地区非洲猪瘟YQ分析及精准剔除方案总结

猪病防治近期部分地区非洲猪瘟YQ分析及精准剔除方案总结已关闭评论

自我国出现第一起非洲猪瘟案例以来,因YQ防控需要,我国养猪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两年半来,全国范围内猪只存栏量也经历了急剧下滑与快速回升两个阶段,但自2020年11月份以来,我国部分地区再次遭受了非瘟YQ的严重冲击,这些地区的养猪业再受重创。

与2018年底2019年初不同的是,引起本次YQ的毒株更加多样化,部分地区出现了非法疫苗毒株与自然致弱毒株;与此相关的精准剔除方案(即“拔牙”)在本轮YQ处置中也遭遇了巨大挑战:失败或淘汰率高。

一 

部分地区非洲猪瘟流行毒株分析

1、2020年12月在中国畜牧业高质量发展论坛暨首届生猪产业峰会上,某集团专家对国内感染非法疫苗毒株猪群的临床症状、排毒状态、采样方式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报告中指出非法疫苗毒株感染的猪群中存在无症状猪只,并存在间歇性排毒现象;对于非法疫苗毒感染的猪只,咽拭子是检测非法疫苗毒的最优采样方式;遭受非法疫苗毒感染的猪场后期必须启动抗体检测,实现完全净化。

2、2021年2月军研所发表的论文《1株非洲猪瘟病毒自然变异毒株的鉴定》中首次证实了我国非洲猪瘟病毒自然变异毒株的存在。该毒株核酸序列共计缺失1252bp,导致病毒血吸附特性丧失;除此之外与ASFV SY18株相比,该毒株(ASFV HuB20株)核酸序列中还存在多处变异。

3、2021年2月哈兽研发表的论文《Emergence and prevalence of naturally occurring lower virulent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es in domestic pigs in China in 2020》中对我国5个省份的非洲猪瘟病毒流行病学情况进行了分析,与ASFV HLJ/18相比,有11个分离毒株在EP402R(编码CD2v蛋白)区存在4种类型的突变,致使分离毒株不能编码具有完整功能的CD2v蛋白;HAD试验表明CD2v 蛋白翻译提前终止的突变株均丧失红细胞吸附能力;动物试验表明缺失 HAD 表型(non-HAD)分离株毒力降低,接种猪引起持续感染、慢性病程和部分死亡。

二 

非瘟YQ的临床表现

第一部分汇总了我国目前非洲猪瘟病毒的流行情况,除强毒外,非洲猪瘟病毒出现了疫苗毒株、自然致弱毒株。在猪场环境下,实验室无法对毒株的核酸序列进行详细的分析,条件许可的也只是简单鉴别下CD2v与MGF基因是否缺失。但从现场角度看,目前部分猪场的感染猪只呈现出不同于2018-2019年度的临床表现。

1、潜伏期延长 非瘟的潜伏期长短不一,在2018-2019年度,我们经历的非洲猪瘟案例潜伏期一般在4-6天左右;但在2020-2021年度非洲猪瘟的潜伏期较多的分布在10天左右,甚至达20天之久。

2、临床表现与检测结果出现偏离 非瘟防控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实验室检测,实验室检测在非瘟防控中,尤其是精准剔除阶段(“拔牙”)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2020-2021年度之前,猪场通过对异常猪只的检测能够非常方便地筛检到感染猪只,或通过普检提前1-2天发现少量感染猪只。但在本轮YQ中,检测结果与临床表现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较大变化,表现为异常猪只连续多天检测阴性,最终呈现阳性感染;或表现正常的猪只检测到大量阳性猪只。

3、感染猪只病情发展缓慢 在2018-2019年度,猪只一旦检测为阳性,CT值会随时间显著下降,猪只一般在3-5天内死亡;但在2020-2021年度很多检测阳性猪只的CT值不足25,而猪只病情发展缓慢,死亡延迟。

4、采样方式不同,彼此间检测结果差异显著 在猪场精准剔除过程中,采样方式包括咽拭子采样、鼻拭子采样、唾液采样、血拭子采样、淋巴结微创采样及肛拭子采样。在2020-2021年度之前,常用的采样方式有鼻拭子采样、唾液采样和血拭子采样,通过这些采样方式问题猪场都能够取得较好的“拔牙”成功率。但在2020-2021年度,部分猪场发现以上采样方式彼此间结果匹配率差距较大,在疫苗毒感染的猪场咽拭子采样最优,而血拭子采样结果较差。

三 

精准剔除失败或淘汰率大的原因

2019年各养猪企业通过反复实践,形成了以生物安全为基础的“早、快、狠”或“早、快、准”精准剔除方案。但在2020-2021年度,该方案遭遇了严重的挑战,表现为精准剔除失败或淘汰率大。分析原因大概有有以下几点:

1、存栏量不同 在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全国猪群存栏密度较小,感染压力小,生物安全压力小,即使个别猪场出现感染现象,猪场通过上述方案在短时间内即能够迅速恢复生产。进入2020年下半年,新场、复产场大量投入使用,猪群密度增大,个别地区甚至超过非瘟之前水平,区域防控压力大、生物安全压力大,随着气温降低,非瘟YQ呈现燎原之势。

2、温度差异 在非瘟精准剔除方案或“拔牙”方案风靡行业,成为业内茶余饭后谈资的那段时间,期间相当长一段时间是环境温度较高的季节(春末、夏季与初秋)。从我国非洲猪瘟病毒这两年半的流行趋势看,与XG病毒一样,非瘟病毒“怕热不怕冷”,在温度较高的季节,病毒的传播能力下降,猪场生物安全压力较小。进入2020年11月份,气温下降,环境消杀效果下降,伴随猪群密度升高,一旦区域内有猪场感染,整个区域迅速沦陷。

3、毒株差异 非法疫苗毒并不是2020-2021年度YQ的特有毒株,自2019年就伴随着我们业内从业者,但因为2019-2020年度全国范围猪群密度较小,非法疫苗毒株呈现散发现象。进入2020-2021年度,伴随着猪群密度增大非法疫苗毒株在部分地区呈现流行态势。在2019-2020年度非瘟YQ较少,非瘟病毒自然致弱毒株未见报道。

猪群密度增大、气温低、毒株变弱是2020-2021年度YQ爆发的三大原因,从两年半来的猪群发病规律看,区域内猪群密度的大小是本区域能否成功防控非洲猪瘟的主要原因。在2019-2020年度的冬季并未发生大规模的YQ,疫苗毒株在此期间内也未引起大范围猪群的感染,因此,气温低与致弱毒株只能对YQ的发展起促进作用。

四 

精准剔除成功要素总结

虽然2020-2021年度的YQ较为严重,部分地区猪群存栏量减损超过2018-2019年度,但仍然有相当多猪场幸免于本次YQ,精准剔除率也维持在较低水平(以母猪存栏计,淘汰率不足0.5%,非疫苗毒)。这些猪场采取的措施也不尽相同,总结如下:

1、猪场管理者统一思想 猪场管理层必须统一思想,制定的方案必须切实落实到位。如前所述,采样方式多样,对非疫苗毒而言,所有的采样法都能满足精准剔除的需要,但落实到具体行动上,猪场尽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固定一种方法,切忌朝三暮四,引起员工思想混乱。在形成统一思想时,猪场管理者必须结合自己猪场员工的水平(执行力、生物安全的认识程度)选择适合自己猪场的“拔牙”方式。

2、管理者下沉一线 精准剔除方案并不复杂,归纳为三个字“早、快、狠”或“早、快、准”,但成功与否更在于执行。管理者下沉一线能够了解猪场的YQ形势、能够及时纠偏,能够将方案具体化使之符合于本猪场的情况。

3、前期拔牙一定要“狠” 在本轮YQ处置过程中,很多猪场受前期其他猪场精准剔除方案的误导,在发现阳性猪只时只处理阳性栏位,临近栏位或对面栏位未做处理(大栏感染也是仅处理一个栏位),致使在后期接连在临近区域出现阳性猪只。

4、绝对静默期适当延长 本次YQ的潜伏期相对较长,很多猪场受前期影响,绝对静默期只有5-7天左右,之后开始恢复部分操作,比如上产床、断奶等,结果由于猪群移动造成污染面扩散。

5、单料槽单水嘴饲养模式 在本轮YQ处置过程中,单料槽单水嘴饲养模式的猪场污染面小,淘汰率小。

6、经产、大后备尽量避免采取大栏饲喂模式 在第一轮YQ后部分复产场对限位栏与大栏的比例重新进行了设定:减少大栏、增加限位栏,在本轮YQ处置中污染面小,损失小。

7、全群筛查采取慎重态度 管理者必须评估自己猪场的人力与实验室情况,人力不足或员工生物安全意识较差的猪场慎重采取全群普查的方法。

8、“拔牙”过程中严控生物安全措施 大多数猪场对生物安全措施包括“拔牙”过程中的各项措施具有详细的要求,在此不再叙述。

9、采取抗体检测,完全净化YQ 本轮YQ的非瘟病毒潜伏期较长,毒株较弱,单靠抗原检测无法完全清除YQ,在静默期结束后需要对猪群进行抗体检测。

五 

总结

本轮YQ表明,我国非瘟防控任重而道远。区域防控、联防联控仍然是我国在防控非瘟中面临的巨大任务;各企业不贪图一时利益,不打非法疫苗,不销售问题猪只是我们降低感染压力、减小防控难度而亟需解决的问题或所需要达成的共识;在精准剔除过程中,抗原抗体双检,尤其是中等毒力以下毒株感染的猪场在静默期结束后的抗体检测是完全净化猪场YQ的必要措施。

来源:金诺诊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