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华吉研究员关于目前非洲猪瘟疫情的七个观点

养猪资讯仇华吉研究员关于目前非洲猪瘟疫情的七个观点已关闭评论

一、关于非洲猪瘟病毒毒株的变化及生物学特性

今年流行的毒株与往年有所不同,主要体现在毒株多样性更丰富。过去常见的毒株,比如II型单基因或双基因缺失毒株、野毒株和变异株以及I型低毒力毒株等依然存在,但部分地区开始流行基因I型和II型的重组毒株,对猪只表现出较强毒力。从本质上来讲,目前流行的非洲猪瘟病毒的生物学特性并没有发生改变,比如其对高温、干燥、强酸、强碱的敏感性没有变,传播方式没有变,感染途径没有变,对非洲猪瘟野毒株适用的消毒剂依然有效,对非洲猪瘟野毒株适用的生物安全措施依然有效。 
对于有没有空气传播的可能,有些专家提出:非洲猪瘟病毒的传播特性发生了重大转变,认为非洲猪瘟病毒从非空气传播转变为空气传播。对于这个观点我可以理解,但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非洲猪瘟病毒虽有短距离的气溶胶传播,但不会发生空气传播。如果是经空气传播,“拔牙”是很难成功的,比如猪蓝耳病病毒、猪流行性腹泻病毒和口蹄疫病毒等都可以经空气传播,几乎是无法实现成功“拔牙”的。至于为什么有的区域给人的感觉是一夜之间,大面积发病中招,这方面,其实有着一些客观的原因。比如,个别猪场发病了,就会造成高载量的病毒通过常规的传播途径向附近区域扩散、污染大环境,而附近的猪场若在防疫意识上有所松懈,加上流行的毒株大部分是中等或偏低毒力,进入猪场后潜伏期较长,病毒就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增殖,造成了猪场内或区域内的高病毒载量,进而在短时间内侵入更多的猪场,也造成了一种病毒传播速度很快、甚至一阵风就将病毒带到了所有猪场的假象。

关于目前非洲猪瘟的临床症状

感染和症状是病毒毒力、感染途径、感染病毒量、猪群基础健康状态和环境等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会发现,即使在同一个环境中,每头猪的感染症状也有所不同。就跟新冠病毒感染人是一样的,即使是一家人,感染后表现的症状也是不一样的。因此非洲猪瘟病毒感染猪的症状呈现出多样性。特别是弱毒株感染的情况下,临床症状不典型,个体间差异较大。 
妊娠母猪出现反复发热、厌食、皮肤出血等症状,部分母猪表现流产、死胎、弱仔比例高等症状。对于育肥猪,症状不明显,但在应激情况下可出现关节和脾脏肿大、坏死等症状。 
今年的非洲猪瘟疫情还是有一些较为普遍的特征,比如母猪、育肥猪出现皮肤坏死斑或者皮肤溃烂。我个人认为,猪群便秘、霉菌毒素中毒、蚊蝇叮咬等会引起猪群皮肤与黏膜损伤,容易被非洲猪瘟病毒感染;非洲猪瘟病毒感染后,会导致猪只内脏和皮肤出血,更招蚊蝇,造成疫情扩散,也会造成继发细菌感染和皮肤坏死。所以非洲猪瘟病毒感染和皮肤损伤两者互为因果。

三、关于本轮疑似非洲猪瘟疫情的原因

从年初到现在各个地方都不太平,特别是从夏季以来,出现较大范围的流行态势。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小麦和玉米主产区发生洪涝灾害。人们常说大灾之后有大疫,虽然人类的生活环境条件较好,未表现出大疫,但是动物不同,动物生存环境糟糕,导致疫病流行的可能性较大;另外洪涝灾害引起饲料原料霉变,霉菌及霉菌毒素超标会严重破坏猪群的免疫系统,特别是中小养殖场对原料品质的把控能力相对较弱。因此,本轮疫情对于这些猪场也表现出相对严重的态势。 
第二个原因:经历了长期的猪价低迷期,猪场的管理水平、营养水平和生物安全措施都会大打折扣,导致猪场病毒载量增加、猪群的抗病力普遍降低。 
第三个原因:新冠疫情完全放开,人员流动增加,也为非洲猪瘟疫情的扩散提供了有利条件。 
第四个原因:今年10月份左右,特别是北方地区突然降温,温差大是一个重要的应激因素,加上猪场为了保温而封圈,造成圈舍内空气质量差,氨气、硫化氢等有害气体超标,破坏了猪群的黏膜免疫屏障,导致猪群免疫力降低。 
第五个原因:平原地区相对缺少防疫屏障,一旦出现疫情,很容易快速扩散开来。

四、关于非洲猪瘟疫情的“拔牙”与“带毒生产”

“拔牙”能否成功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圈舍环境是否存在物理屏障,比如栏与栏之间的实体墙,定位栏单槽饲喂而非通槽,猪舍是纵向通风等,这些措施可以有效降低病原在猪群之间或不同猪舍之间的传播速度。第二方面是,发现“零号病例”的早晚,这决定了“拔牙”成功的可能性,因此,我们要加强巡栏,及时发现不正常猪只,并及时果断采取隔离和淘汰措施,把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成功率会更大。第三方面是,猪群免疫力水平如何?猪群免疫力高,抗感染能力强,发病和传播速度相对就慢。就跟火灾一样,如果着火点周围都是易燃易爆的物品,一旦发生火灾很快就会蔓延开来;但如果周围都是防火材料,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能否“带毒生产”,需要辩证地看。其实我们自然界就是“带毒生产”的状态,细菌、病毒无处不在。新冠疫情虽然放开了,但是人群中新冠病毒就真的不存在了吗?对于病毒我们是消灭不掉的,纵然我们可以试图消灭某种病毒,但是自然界中的各种病毒我们是消灭不完的,细菌也是如此。生活在这个自然界,我们就是带毒状态,那维持健康靠的是什么呢?是药物吗?是疫苗吗?都不是,最根本的还是靠我们自身,靠我们强大的免疫力,特别是非特异性免疫力,这就是老祖宗所谓的“正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猪和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充满病毒的世界,存在各种已知的和未知的病毒,我们是不可能全部消灭的。所以,我们也要考虑猪只与这些病毒和谐共生。当然,共生是需要条件和资本的,共生并不是不敬畏任何病毒,对于烈性病毒,应尽可能净化,不能根除的,要通过各种措施降低病毒载量,使其不足以让猪群感染、发病或死亡。同时,我们也要最大限度地提升猪群的抵抗力、降低其易感性。如此,一降一升,使得发病条件不再具备(犹如种子缺少温湿度不能发芽),使得猪群维持一种相对健康的平衡状态。所以,能否“带毒生产”,要看你是否具有足够的“底气”,这个“底气”就是提“正气”和降“邪气”的能力。
那种在生物安全和猪群健康管理方面无所用心、一厢情愿地指望非洲猪瘟病毒“弱化”的躺平式“带毒生产”,将会让猪场陷于急性死亡或慢性自杀的境地。

五、关于生物安全

关于生物安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主流的观点是“洗消烘”等措施,想尽办法将病毒清除干净,这个说法我不反对,通过层层隔离和消毒,将病毒挡在门外,比如人员进场的隔离与洗消、车辆进场的“洗消烘”、物资进场的消毒与放置等等,这些都是生物安全。但我对于生物安全还有一些不同的理解。
对于多数猪场,要把生物安全措施完整、持久地落实下去,达到完全消除病原的效果,是很难做到的。如果少量“漏网之鱼“进来了,猪就一定会发病吗?比如有几十个病毒粒子进到猪场里了,就一定会感染猪吗?猪就毫无招架之力吗?我觉得未必如此。如果我们的猪群营养到位、猪舍的环境空气清新、干燥、阳光充足、猪群密度适宜,猪只有比较强的抵抗力,皮肤和黏膜没有损伤,那纵然有病毒进来,也未必致病。感染是需要门槛的,需要一定的病原量,没有足够的量,感染和疾病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个道理不难理解。所以,猪场防非若做不到“铁桶”模式,就更要打造“铁”一样的猪群,让猪参与防非、让猪的皮肤与黏膜参与防非、让猪的抵抗力参与防非、让猪舍环境参与防非等等,这些都属于生物安全范畴。生物安全不一定是完全把病毒挡在门外,纵然能挡一时,也难挡一世,很多采取了高大上的措施来抵挡病毒进场的猪场,一样发了病。因此,我的观点就是系统防非、综合防控,生物安全也应是系统的措施,不仅要做病毒的文章、还要做猪群的文章、做猪舍环境的文章。
总的来讲,我认为生物安全就是把病原弄得少少的、把猪养得壮壮的。凡是让病原不好受、不能得逞的措施,都是生物安全,比如让病原不进来或少进来、进来但不能存活、存活但不能进入猪只体内、进入猪只体内但不能致病或被机体清除。所以我认为,生物安全不只是“洗消烘”,还有空气清新、环境干爽、水料清洁、营养均衡、猪只心情愉快和肠道健康等。“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普通的人改变结果,优秀的人改变原因,顶级的人改变思维。对生物安全的认知及思维决定了生物安全措施的方向和实际效果。

六、关于非洲猪瘟防控的误区

非洲猪瘟发生之后,行业上下都在试图努力,寻找一些防非的方案、方法、技术和产品。的确,目前来看,很多相关的产品也出来了,有一些技术或产品在防非工作中也有一定的效果和作用,但是我们应该明白,防非是系统工程,它是一个拼图,不能依赖单一产品、某个环节。比如酸化剂能够减少水线传播的风险,减少饮水感染可能性,也能调理胃肠道健康,但不等于说只要用了酸化剂其他工作就都不用做了,否则,使用再多的酸化剂也不一定能防住非洲猪瘟。所以,防非一定不能押注神苗、神药、神方案,要靠体系,要靠技术集成,这就如同木桶理论,木桶上的每一块木板都必不可少、也都不能太短。这是第一个关于非洲猪瘟防控的误区。
第二个误区是:过度消毒,滥用抗生素,打破猪体内外生态平衡。带猪消毒是一把“双刃剑”,消杀病毒的同时,也会造成猪群皮肤、黏膜的损伤,即便是温和型消毒剂,对猪群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也不能滥用。在外围有风险时,或在“拔牙”的时候,可以使用,但也要控制频率,而不是天天消毒。消毒的目的是去风险,没有风险就不需要,如果存在风险,要搞清楚风险点在哪里,要抓住关键点。 
第三个误区是:主次不分。有些猪场关注了防非的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风险点,结果忙得不亦乐乎,而最重要的关键点却未得到充分重视。比如,我反复强调要关注饮水的安全,因为非洲猪瘟病毒通过饮水感染和传播的效率是非常高的,其有效感染剂量非常低,所以,我们不仅要做到饮水没有非洲猪瘟病毒、而且要保证饮水品质和饮水量,也包括水温的适宜、矿物质不超标、不含致病菌,做好饮水关键点控制,能够大幅降低风险。另外,引种和充分保护猪群皮肤伤口与黏膜也是关键环节。 
第四个误区是:过度的强调以病毒为中心的生物安全,而忽略了养猪本身;过度的强调外围的生物安全防控,而忽视了猪舍内的环境控制和应激管理。 
第五个误区是:重策略、轻执行。很多猪场的方案很全面但不够人性化、缺乏可操作性,加之监督不到位、执行不到位,缺乏奖惩机制,缺乏可持续性,如此,方案的落地就大打折扣,环节越多,漏洞越大。

七、关于非洲猪瘟疫情未来的流行趋势

 

抗击非洲猪瘟是一个持久战,三年、五年内很难消灭,我们要做长远打算。未来,非洲猪瘟的发展方向可能有四种,一是像非洲一样,非洲猪瘟病毒长期存在,但基本可以和平共处;二是像我国猪蓝耳病一样,扎根猪场常态化,实现“带毒生产”或净化,整体可控;第三个可能是,非洲猪瘟疫苗研发成功,像猪瘟一样,整体可控;第四个方向是像西欧一些国家那样,全国上下一心,共同努力,致力于非洲猪瘟的净化乃至根除,至少做到长时间无疫状态,但愿不出现第五种可能:常年在全国各地流行和暴发,如果大家碌碌无为,明天将会重复昨天的故事。

(以上观点内容根据仇华吉研究员讲座语音内容整理而得)

审稿专家:章红兵、孙元、张交儿、李连峰
编 辑:冯亚敏(河北方田王恩慧(猪易网
审 核:仇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