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牧巨头VS家庭农场,谁更有成本优势?8元/斤或是一道分水岭

  • 农牧巨头VS家庭农场,谁更有成本优势?8元/斤或是一道分水岭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养猪资讯

完全成本8.5元,上市企业、中型企业、家庭农场如何在成本竞争中各显神通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王之娴

正所谓“赚钱的时候,体量决定收益;亏钱的时候,成本决定生命”。

如果说2019-2020年养猪业拼的是快速扩张,那么2021年养猪业的竞争则进入了成本控制的赛段。

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下,上市企业、中型企业、家庭农场,到底哪种更具有竞争优势?根据《农财智库》2021年6月调研,虽然成本高低对不同规模的养猪企业而言并不是绝对的,无论是上市企业、中等规模养殖企业、还是家庭农场,都既有成本低的,也有某段时期成本高的,但结合总体趋势来看,依然存在因体量和模式而呈现的优劣势。

 

上市企业

 

就上市企业而言,2021年一季度,上市猪企迎来了近年来养殖成本最高的一个季度。温氏完全成本达到15元/斤,新希望12.25元/斤,正邦10.58元/斤,而以自繁自养为主的牧原也达到了8元/斤。

 

农牧巨头VS家庭农场,谁更有成本优势?8元/斤或是一道分水岭

对比2020年,以上几大上市企业成本都较2021年低,牧原为6.75元/斤,温氏为11.25元/斤,新希望为7.2元/斤,正邦为10.05元/斤。而在2019年甚至再往前推更早,各大企业成本向6元/斤靠拢,企业间差异更小。

这说明,在比较稳定的时期,不同企业虽然经营模式有差异,但最终成本在结果上都能达成一致。而非洲猪瘟暴发之后,养猪各个环节的旧规律被打破,各个企业由于各自的阶段性策略不同,使得成本出现了较大差异。

如根据温氏公告信息,一季度养殖完全成本高达15元/斤属于异常波动,主要是猪苗成本高、商品肉猪产能利用率低导致固定成本摊销较高、北方区域公司淘汰部分低效母猪当期一次性计入营业成本、防疫成本增加、饲料原料成本上升等原因所致。而未来随着出栏量增加、防疫水平提升以及外购仔猪减少等,肉猪成本将会持续下降。

 

中型企业

 

从中型企业来看,假如一家中型养猪企业,在非瘟中正常运营,其成本差异并没有上市企业之间那么大。根据调研,2021年一季度,正常生产的中型自繁自养企业肉猪出栏完全成本在8.5元左右。在2020年,这项数据大约在7-8元之间,其增加主要原因在于饲料的涨价。

农牧巨头VS家庭农场,谁更有成本优势?8元/斤或是一道分水岭

8.5元每斤的成本虽然就当前的猪价而言是亟需优化的,但中型企业在高价期获得的利润非常可观,甚至今年上半年也获得了较好的盈利。原因主要在于,中型企业一般拥有自己的自繁自养体系,较少需要外购仔猪,反而是大量出售仔猪的群体。这类企业仔猪成本在400-500元/头之间,不仅只占据总出栏成本的17%,而且前期出售仔猪每头的盈利也可高达每头1000元以上。

如果拥有自己的种猪场,也较少需要外部引进种猪,二元种猪成本800-1300元/头,远低于扩产高峰期6000-8000元每头的价格,因此扩张产能成本投入相对也较低。

即使今年6月猪价迎来低谷,仔猪和种猪销售价格降至700元和2000元每头,也依然存在一定的盈利空间,至少可以做到持平。仔猪、种猪、商品猪三种业务模式的结合,使得中型企业在2021年6月之前,为自己竞得了一定优势。

家庭农场

 

最后是家庭自繁自养场。2021年上半年家庭农场完全成本同样可以控制在8.5元左右,较非瘟前增加2元/斤左右,仔猪成本在500-600元/头左右。与大型自繁自养企业相比较,家庭农场在投入品采购上并不具有优势,但其管理运营更加轻量化,管理成本更低。从模式上,家庭自繁自养场同样可以在高价时出售仔猪;假如对比大型企业大量采取的代养模式,家庭农场育肥猪人工成本上就可以节约400余元每头。

三种类型猪场如何优化成本?

 

从3个养猪群体的调研来看,上半年自繁自养整体依然盈利,5月后可以维持在保本和微亏状态。

真正遭遇大幅亏损的是外购仔猪育肥的群体。《农财智库》计算,上半年出栏260斤肥猪,外购仔猪出栏成本较自繁自养高近1300元/头左右。甚至出现年初高价购入仔猪育肥,白干4个月,还亏1800元的极端案例。

 

农牧巨头VS家庭农场,谁更有成本优势?8元/斤或是一道分水岭

也就是说,虽然猪价下降,饲料成本、防疫成本增加,但这对于所有的猪场来说都是接近的。而外购仔猪育肥,仔猪成本占据总成本高达50%,成为了划分上半年养猪盈亏的关键因素。假设把养猪算作一个整体,生产资料等投入算作另一个整体,2021年上半年最主要的盈亏,是在养猪群体内部转换的。即,年初销售仔猪的养猪人,赚到了年中出栏肥猪的养猪人所亏损的那部分钱。整个群体来看,上半年养猪行业还是赚的,至少不亏。

 

因此,如果说外购仔猪育肥的大幅亏损只是前奏,那么今年6月自繁自养场也开始面临盈利压力,成本的竞争才正式全面拉开帷幕。从调研来看,自繁自养模式下大集团、中型企业、家庭农场目前成本均在8-8.5元左右,均需要进一步降低至6元左右,才能在未来维持平衡,这是当下养猪人面对猪价波动焦虑的根本原因。

成本优化主要围绕2个方面:一方面从饲料、防疫、人工、环保等投入上削减;一方面优化生产成绩,使得单头平均成本降低。这两者有时候需要平衡取舍。

长期来看未来养猪的优劣势与相比之前将会有所不同。

大型集团企业在管理和人工成本控制上或许并不如中型和小型企业,但其庞大的体量和延伸的产业链,依然可以帮助在生产资料上获得中型企业和家庭农场无法取得的优惠。另一方面,大集团将可以利用到种猪育种的巨大潜能,假如料肉比提高为每头猪的出栏节约100元,那么年出栏1000万头猪就可以节约10亿元。

对中型企业企业而言,虽然在种猪紧缺的阶段,种猪业务为企业带来了高额的利润,帮助企业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抓住机遇扩大生产,但猪价下降后,种猪市场行情随之走弱,运营种猪场的投入某种程度上会成为此部分企业的负担。同时,虽然高价期通过调整销售策略获得较高的盈利,未来这种机遇将会难得一见。因此,在低利润的时代,中型企业的竞争力将更多的在于精耕细作的管理和稳定的团队上。各方面原因使得中型企业倾向于把把优势放在提升生产效率上,内控做得更好,或许中型企业会成为养猪业中最具有“匠心”的群体。

家庭农场在人工成本、管理成本、硬件折旧等方面具有优势,另外,其模式灵活,限制少,如果说养猪业是一片热带雨林,那么家庭农场会是雨林中重要的灌木层。

weinxin
微信扫一扫,或者长按二维码,打开对方名片,在线咨询问题!
咨询电话:18903843794,长按数字,复制号码添加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