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母猪影响最大!猪场“内忧外患”,变异毒株带给行业的影响到底有多猛烈?

  • 对母猪影响最大!猪场“内忧外患”,变异毒株带给行业的影响到底有多猛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养猪资讯

3月22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养猪场FW变异株检测技术指南”,这是官方首次对养猪人口中的“新病毒”作出权威解释。

 

对母猪影响最大!猪场“内忧外患”,变异毒株带给行业的影响到底有多猛烈?

 

据介绍,FW变异株包括基因缺失株、自然变异株、自然弱毒株等,与2018年传入的FW毒株相比,该类毒株的基因组序列、致病力等发生明显变化。

生猪感染该类毒株后,潜伏期延长,临床表现轻微,后期可出现关节肿胀、皮肤出血性坏死,感染母猪产仔性能下降、死淘率增高,出现流产死胎/木乃伊胎等。与传统的流行毒株相比,生猪感染该类毒株后排毒滴度低、间歇性排毒,难以早期发现。

变异毒株的特性(潜伏期延长)已经让“防非是场‘持久战’”这个现实板上钉钉,对生物学知识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病毒是个复杂的有机物种,主要依赖宿主细胞存活,一旦遇到合适的条件和环境,它再继续发生变异也不是不可能!至于再变异之后还会给生猪生产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都无法预测,而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做现在所能做的一切阻止它进入猪场!

01
“新病毒”致产能受损严重

据涌益咨询此前分析观点:本轮疫情区别于去年最大的特点在于,去年四季度为华南、西南、华中等区域补栏期,而今年则是“新病毒”等影响惨烈的一年。

此前,方正中期期货发布河南生猪调研结果也显示,此轮猪病复发,河南、山东、河北和江苏四地是重灾区。

河南是我国重要的生猪养殖和调出大省,调研显示,此轮猪病在河南内部由南向北传播,对豫西和豫北地区造成的损失更为严重,能繁母猪存栏量降幅达到近五成,而对豫南地区的影响相对较小。考虑到生猪产能仍然主要集中在豫南地区,预计河南整体能繁母猪存栏损失在20%~30%左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病毒”尚未解决,“新病毒”又出来搅局,养殖压力可想而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较前者而言,后者对养殖行业的影响将更为长远。

02
防控压力增大,产能不稳定性加剧

从方正中期期货调研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变异株对母猪种群造成的影响最大,其症状也因为猪群免疫力水平的不同更加多样化,不仅限于发热和厌食,还出现了脚痛、喘气等非特异性的症状,增加了养殖场对早期猪群感染情况判断的难度

无症状猪排毒带来的结果就是,以前猪场重点是防范场外病毒的输入,现在还要防范场内已经潜伏在场内的病毒,而且为了防非,很多猪场甚至停止了常规疫苗的接种,因为担心对感染变异株的猪造成应激,而导致腹泻、口蹄疫、圆环等其他传染疾病的爆发,这些都加剧了产能的不稳定性

此前扬翔养猪事业部总裁张从林也对FW基因缺失株的危害和挑战进行了总结:

危害:

1)难诊断:主要表现难及时诊断出来,诊断出来时感染时间较长;

2)剔除难:无法彻底拔除干净;

3)损失大:会导致清场结果;

4)污染面大:猪场污染面逐渐扩大;

5)难正常生产:流产死胎高。

挑战:

如何快速诊断、如何采取快速正确处理措施。

新一轮疫情(叠加病毒性腹泻)对于猪价的影响显而易见,前期养殖户恐慌性抛售再次上演。

 

虽然从长期来看,生猪产能恢复势头持续,价格必然会回归正常水平,但产能的不稳定性,也给猪价发展增加了很多变数,而疫情的波动也会导致养殖密度较难维持较高水平,产能缺乏爆发性恢复的条件。

综上,可以大胆判断,猪价不会“一跌不起”,今年下半年大概率会迎来反弹。

但能否抓住红利,对养猪人来说,同时防住“新老病毒”还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自2018年发生FW以来,每年的冬季是北方疫情高发期,进入雨季则是长江以南地区生猪产能面临考验的关键期,疫情防控也因此总结成“北方怕雪,南方怕雨”的说法。

目前,最有效的防非手段还是通过生物安全防控来切断传播途径。

由于FW病毒传播途径十分复杂,现在研究已证实空气、粉尘等也可以成为传播媒介,要想全方位阻断病毒传播必须要有系统的防控,但怎么防怎么控,还是很有讲究。

扬翔的做法是“铁桶猪场+养猪服务中心+洁净物流”结合,“软硬兼施”,再通过打造强的团队力、组织力、执行力,制定奖惩机制等,来确保防非措施能够严格落地。

目前防非工作已经常态化,如何打赢这一场“持久战”?除了在硬件上继续紧抓,升级迭代,扬翔在团队、机制、人心、执行等“软件”上,也正在持续探索和总结方法、经验,在内部得到验证后分享给广大同行。

weinxin
微信扫一扫,或者长按二维码,打开对方名片,在线咨询问题!
咨询电话:18903843794,长按数字,复制号码添加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