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场伪狂犬、蓝耳病及猪瘟净化措施、方法策略及存在的难题

2020年8月19日18:48:13猪场伪狂犬、蓝耳病及猪瘟净化措施、方法策略及存在的难题已关闭评论
摘要

由于目前对PRRS 的免疫特性不完全了解,保护的机理及抗体在病毒清理和免疫记忆所扮演的角色进展缓慢,主要的保护性应答目前仍有待研究,因此难以用现有活疫苗或灭活疫苗来稳定可靠地控制PRRS,疫苗免疫并非能使所有的猪得到保护,猪只并非产生同样的应答,不同的猪场可根据猪群具体情况采用相应的免疫策略,可在本病暴露前4 周进行疫苗免疫。对于猪场一般应以猪群稳定为主,不建议频繁更换现有疫苗毒株。

中国猪业科技大会暨中国畜牧兽医学会 学术年会在厦门举行。作为从事猪病研究的科研工作者,笔者参加了本次会议,现将所学内容分享如下。

1、猪伪狂犬病

本次会议中陈焕春院士、杨汉春教授和姜平教授在报告中均将猪伪狂犬病毒的变异作为报告内容的一个重点,可谓是“观当今猪病,英雄所见略同”。主要观点如下。

1.1 我国猪伪狂犬病的问题与现状

猪群老病新发不断出现,危害日趋严重。伪狂犬病就是最突出的一例,伪狂犬病毒中gC、gE 等多抗原位点发生变异,属于强毒株。伪狂犬病的主要临床表现有:妊娠母猪发生流产、死胎,以产死胎为主;新生仔猪大量死亡,3-15 日龄的仔猪死亡率可达100% ;

断奶仔猪发病率10-30%,呈顽固性腹泻和零星的神经症状;育肥猪90-150 日龄gE 野毒阳性率转高,呈高烧、伴呼吸系统症状;青年母猪和空怀母猪不发情、返情、屡配不孕;公猪睾丸炎,丧失种用能力。

1.1.1 猪伪狂犬病毒的免疫学特点

1)猪感染后6-10 d 可产生IgM,随即产生IgA、IgG1、IgG2,其中特异性IgM 和IgA 可持续3 个月,说明在伪狂犬的免疫中具有黏膜免疫应答。

2)活疫苗或灭活疫苗免疫猪,都可诱发产生抗体,其中IgG1 和IgG2 能中和病毒,在免疫保护中发挥作用,但是抗体滴度与临床保护力之间的相关性是不完全的,不能完全保护动物。

3)伪狂犬病毒自生诱导的体液抗体水平较低,细胞免疫在伪狂犬病毒的免疫上占主导地位。

1.1.2 当前我国猪伪狂犬病的流行现状

1)2014—2015 年全国有20 多个省市检测到伪狂犬野毒的感染流行。

2)部分猪场猪群的阳性率达70%以上,妊娠母猪,35% 出现流产。

3)24.5% 免疫Bartha-K61 疫苗的猪场发生猪伪狂犬病,所造成的损失持续上升(Yu XL.et al,2014)。

1.1.3 猪伪狂犬临床分离株毒力实验

1)相比经典伪狂犬毒株,新分离毒株的抗原性发生变异,对猪的致病力显著增强。

2)对新分离毒株进行基因序列进化分析,全基因组位于一个相对独立的基因分支,与Bartha-K61 株不在同一个分支。

3)SMX2012 分离株导致50 日龄仔猪的神经症状和死亡。

4)SMX2012 分离株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症状。

5)SMX2012 分离株导致长时间的发热和精神沉郁。

1.1.4 猪伪狂犬病的防控与净化

1)净化的必要性:持续感染、终身带毒。

2)具备净化的条件:选用基因缺失疫苗(如四川华神兽用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猪伪狂犬病活疫苗AS215株三基因缺失苗-扑伪优);野毒感染鉴别诊断方法简单易行;欧美国家已经有了成功经验。

3)净化注意事项:制定区域净化规划;有效的种猪野毒抗体调查,确定净化可行性;严格检测与淘汰;制定严格生物安全措施。

4)免疫程序:生产母猪:每年2-4次;后备母猪:配种前免疫1-2 次;公猪:每年免疫2 次;商品猪:伪狂犬野毒阳性猪场:1-3 日龄滴鼻+10 周龄肌注;伪狂犬野毒阴性猪场:8 周龄肌注+12-14 周龄肌注。

笔者:听完几位大会专家关于猪伪狂犬病的报告,结合自己在猪伪狂犬病研究中多年的体会,发现对于伪狂犬野毒阳性猪场,如果免疫程序得当,猪场生物安全工作到位,生产出伪狂犬阴性商品猪或后备猪是完全切实可行的。即不断地用伪狂犬阴性后备猪去更换伪狂犬野毒抗体阳性经产母猪,逐渐降低种猪群伪狂犬野毒猪的比例,直至净化。过去几十年,世界上一些主要伪狂犬病流行国家相继启动了根除计划并已取得了成功,首先是英国和丹麦于20 世纪80 年代末公布取得成功,接着荷兰、比利时实现伪狂犬病的净化,美国也于1989 年开始启动为期10 年的全国性净化计划,现在美国已经无伪狂犬野毒感染。所以,通过“免疫→检测→淘汰→补充阴性后备猪→免疫→检测→淘汰”的伪狂犬净化措施是切实可行的。

猪场伪狂犬、蓝耳病及猪瘟净化措施、方法策略及存在的难题

2、猪蓝耳病

2.1 生长猪的控制策略

感染性实验结果表明,猪更容易经皮肤伤口感染,经口和胃肠道感染所需的病毒量明显更高。同样,由于感染猪唾液中的PRRSV 可持续存在数周,因此,猪只之间互相攻击时发生的撕咬、伤口、刮擦等均易导致感染的发生;猪群一旦感染上该病,很难根除,大多数猪群可以长期带毒,一旦其他病原入侵或猪群免疫力下降,就会暴发该病。

预防PRRSV 的目的是阻止PRRSV 进入未感染的猪群或者阻止新的PRRSV 毒株进入已感染过其他毒株的猪群。人们一直认为患病动物和精液是PRRSV 的主要来源,但是现在已发现了其他的重要感染途径。发现很多新感染不是由本猪场的病猪或者精液传播的,而是有临近的感染猪群,未执行生物安全程序而传播的。由于PRRSV 在潮湿、寒冷的环境容易存活,因此农场中使用的所有运输设备和材料都要清洗晾干,并严格按批次进行生产;单向猪群流动;车辆的清洗与干燥。

2.2 母猪群的控制策略

1)生物安全与空气过滤。

2)最小化交叉寄养。

3)不要将育肥猪带回到母猪群。

4)对后备猪进行疫苗免疫。

2.3 疫苗免疫

由于目前对PRRS 的免疫特性不完全了解,保护的机理及抗体在病毒清理和免疫记忆所扮演的角色进展缓慢,主要的保护性应答目前仍有待研究,因此难以用现有活疫苗或灭活疫苗来稳定可靠地控制PRRS,疫苗免疫并非能使所有的猪得到保护,猪只并非产生同样的应答,不同的猪场可根据猪群具体情况采用相应的免疫策略,可在本病暴露前4 周进行疫苗免疫。对于猪场一般应以猪群稳定为主,不建议频繁更换现有疫苗毒株。

笔者:控制PRRS 的目标是限制病毒在生产各环节的传播。预防或发病治疗时,首先应选择抗生素防止继发感染,可配合抗病毒、清热解毒类中药同时使用。即便如此,恒定不变的PRRS控制措施也是不可行的。断奶猪群中慢性PRRS 的控制是兽医所面临的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病毒在保育或育肥猪之间的循环传播是通过病毒从日龄较大的感染猪只传播到新近断奶的猪只来实现的。为阻止PRRSV 在慢性感染猪群中的继续传播,可以采用淘汰部分病猪的方法进行控制。研究试验表明淘汰部分病猪的方法具有明显改进日增重、减少死亡并从总体上减少护理病猪经济损失的优点。这种方法的缺点是需要淘汰日龄较大的猪只,而且可能需要定期重复淘汰以维持生产性状的改进。如果哺乳仔猪发生急性感染,需要限制出生1 d内不同窝仔猪之间的流动、在断奶前淘汰已感染的仔猪以及保持严格的全进全出模式等。

3、猪瘟

猪瘟亚临床感染→胎盘感染→种猪繁殖障碍→仔猪先天带毒→后备猪潜伏带毒形成亚临床感染,这是目前规模化猪场猪瘟持续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生猪养殖企业要根据现有条件尽力、尽早实施猪瘟的净化,这也是控制和消灭猪瘟的必经之路。

3.1 美国猪瘟的净化历程

美国仅用16 年时间通过疫病控制阶段、降低发病率及消灭猪瘟和防止再次感染4 个阶段彻底根除了存在一个多世纪的猪瘟。美国猪瘟的根除为全世界动物疫病的消灭树立了典范。

3.2 美国净化猪瘟取得的成效

1)提高经济效益:16 年间支出约为1.4 亿美元,实际损失可能超过15亿美元。成功实施猪瘟根除计划的效益/ 成本比为13.2 ∶1,这意味着在成功的根除计划中每投入1美元将会减少13.2 美元的猪瘟患病损失。

2)促进国际贸易:1962 年有12 个国家因为猪瘟禁止从美国进口猪肉,这个潜在的市场估计每年有2 000 万美元。猪瘟的根除使得美国拥有这些潜在市场的竞争机会,其猪产品可重返国际市场,所获利润远大于根除猪瘟的开支。

3)获得了消灭动物疫病的经验:在与猪瘟的斗争中,许多联邦和各州兽医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获得了实施根除疫病计划中各种严格措施的直接经验。美国猪瘟的消灭为全世界动物疫病的消灭树立了典范。

4)发挥公众和非官方兽医组织的积极作用:美国猪瘟根除不是仅依靠政府机构来提出或维持实施根除计划的要求,代表大众利益的顾问团体也在计划实施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3.3 中国猪瘟控制策略

1)根据美国的经验,一种疫病的根除策略应包括4 个步骤,作为一般规则。中国饲养量巨大,同时存在着不同的养猪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全面免疫是我国控制猪瘟的基本策略,从而实现动物疫病从有效控制到逐步根除的目标。

2)通过国家十一五科技计划支撑计划《猪瘟猪伪狂犬病综合防控技术集成与示范》项目的支持,在示范猪场建立猪瘟净化模式。

3.4种猪场猪瘟净化的主要措施

种猪场猪瘟净化一般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对猪场带毒情况进行调查和评估,通过免疫和淘汰等手段提高抗体合格率;第二阶段稳定控制猪瘟情况,保证母猪群抗体合格率在90%以上,公猪逐头监测,进一步监测和维持抗体水平;第三阶段在稳定控制基础上进一步全群净化猪瘟病毒,全场公猪、母猪逐头检测扁桃体抗体水平,病毒检测无阳性猪。

1)临床症状和抗体水平综合评估猪场带毒情况

调查和评估猪场种群带毒情况是猪瘟净化的基础。张桂红建议,首先要进行猪群猪瘟抗体的检测,了解猪群猪瘟抗体水平。母猪群按10%的比例进行采样,种公猪进行全群采样。了解猪群的猪瘟抗体合格率,抗体整齐度、离散度情况。但由于ELISA试剂盒检测结果和实际中和抗体水平之间还有一定的差异,所以还要考虑临床观察的结果。张桂红提醒,首先分析相关各项生产数据,包括流产、弱仔、死胎、畸形胎数及哺乳期神经震颤、运动障碍、抽搐等症状的仔猪数等。并观察是否有保育及育肥期便秘、腹泻交替出现,腹下、耳和四肢内侧等少毛部位出血、发绀等现象。剖检是否可见多发性出血性特征的败血症变化等症状,初步评估猪群猪瘟野毒带毒状况。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介绍,猪瘟抗体检测(阻断ELISA)阻断率大于40%判定为阳性,小于30%判定为阴性。如果是血清猪瘟抗原试剂盒(ELISA)检测,阳性猪淘汰。同时采集扁桃体进行荧光抗体和RT-PCR方法检测猪瘟抗原,猪瘟野毒阳性猪直接淘汰。仇华吉老师建议对猪瘟抗体检测阳性和猪瘟抗原阴性种猪,免疫注射猪瘟活疫苗2头份;对猪瘟抗体阴性种猪隔离,采集扁桃体和血清,扁桃体进行免疫荧光和RT-PCR检测猪瘟抗原检测;血清进行猪瘟抗原ELISA检测,抗原阳性种猪淘汰,抗原阴性和抗体阴性猪免疫注射猪瘟活疫苗2头份,免疫后30天采集种猪血清检测猪瘟抗体,阳性猪留场,阴性猪淘汰。

张桂红建议,对抗体不合格猪补免6周后再检测抗体,如果整体抗体合格率在90%以上,即可进入第二阶段稳定控制期。如合格率不到90%,则对不合格猪群再补充免疫一次,还不合格的直接淘汰。

2)坚决淘汰抗原阳性和补免抗体不合格种猪

进入猪瘟稳定控制期之后,应在持续不断的抗体监测和淘汰基础上,加强对猪瘟抗原的检测,区分野毒和疫苗毒。张桂红表示,对具有繁殖障碍现象的母猪,采集血液,用猪瘟病毒(CSFV-Ag)抗原ELISA检测试剂盒检测。并按母猪群10%、种公猪群100%的比例采集扁桃体样本,经RT-PCR扩增鉴别疫苗毒和野毒,必要时测序。后备猪混群前进行猪瘟抗体检测,补免后仍不合格的不能留做种用,转育肥猪处理。所有进入种猪群的后备猪必须要求猪瘟抗体和猪伪狂犬病抗体都合格。并做好种母猪、种公猪、猪精的带毒状况的监测,判断是否含有病原。

随着净化措施的实施,猪群逐步进入全群净化阶段。该阶段要求全种群及准备引入的后备猪扁桃体样本检测猪瘟病毒100%阴性,且抗体水平合格。张桂红介绍,可在猪群中设立一定数量的哨兵猪来监测和评估净化效果。初步净化1年后,可在育肥猪群中设立猪瘟抗体阴性的非免疫哨兵猪,育肥哨兵猪的数量为每个生产线30头,分散在不同的猪栏。1个月后进行猪瘟抗体检测,抗体应为阴性。再隔1年后,设立非免疫猪瘟抗体阴性母猪哨兵猪,母猪哨兵猪占母猪总数的2%-3%,或最少为10头,也可固定一定数量的母猪哨兵猪循环使用。非免疫母猪哨兵猪分别在配种前、怀孕后40-50天、80-90天、产后2周采血检测,其后代(交叉寄养的除外)于3-4周龄检测,猪瘟抗体均应为阴性。

哈兽研维科公司猪病技术服务专家夏伟认为,猪瘟净化的标准应为无猪瘟临床病例,免疫抗体阳性率90%以上(CSF抗体阻断值高于40的种猪占总群体的90%以上),连续2年猪瘟抗原(ELISA法)5%抽样检测和95%自检没有病原检出后,视为达到净化标准。他表示,通过“普防免疫-抗原,抗体检测-淘汰”的措施净化猪瘟,比单纯采取采集扁桃体检测猪瘟抗原从而淘汰阳性猪只更准确。要做好猪瘟净化工作,必须坚决彻底地淘汰猪瘟抗原阳性猪只和经强化免疫后猪瘟抗体仍不合格的猪只,这一点至关重要,否则净化工作将成为无稽之谈。(资料来源:微猪)

weinxin
微信长按二维码打开名片,或者扫一扫加好友:每日最新猪价、养猪技术学习、猪病预防治疗、产品在线咨询、非洲猪瘟防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