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需求增量不足 猪价上涨阻力仍大

养猪资讯年前需求增量不足 猪价上涨阻力仍大已关闭评论

导语: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猪价,亦难逃涨久必跌,跌久必涨之规律。据Mysteel农产品数据统计,截至2024年1月23日,全国外三元生猪出栏均价为14.47元/公斤,环比上周上涨0.73元/公斤,较上月上涨0.08元/公斤。

猪价自2023年四季度开始下跌以来,行业已经历10余月亏损,企业现金流早已到警戒线边缘,乃至部分上市猪企出现破产重组、债务逾期等等情况。不过,1月中旬后行情开始震荡上涨,多地猪价回归14.00元/公斤以上,部分中东部大猪行情突破16.00元/公斤大关,在久跌之后重新迎来阶段性涨势,其中有何助推因素?年前年后行情是否将延续上涨势头?周期是否已然探底、进入新一轮上行周期之中?笔者认为年前涨价或仍有颇多疑问,但年后短期猪价或必定不容乐观,新一轮周期或仍需企业熬过近半年低谷期,才可迎来新一轮“高价”红利。

近期涨价因素浅析

2024年1月12日后猪价开启震荡上涨模式,其背后主要推动力为市场情绪,看涨情绪升温影响下的短期、激进的二次育肥为次要导火索,短期的降温雨雪天气、规模场出栏缩量、散户出栏意愿降低、白条市场缩量保价以及仔猪价格短日大涨等等因素,均为市场看涨情绪被激发后的衍生现象。

今日随着北方短期看涨情绪适度降温,散户中大猪猪源开始高价出栏增量、行情明涨暗跌,而南方猪价连日大涨、市场成交情况转差,同时终端需求也无明显备货支撑,故明后日行情或存在短期回落风险。

不过,距年节仅剩半月,猪价将持续回落,亦或是震荡后再度上涨。小编认为主要关注以下几点。集团场出栏节奏、市场情绪、二育出栏节点、需求增量情况等等。

节前节后行情走势预判

回顾近5年春节前后猪价走势可以看出,春节前后猪价涨跌并无必然规律性,虽说其中有着“各年份春节处在周期不同阶段”的缘故,但年前年后仍存在相对确定的多空因素,一如春节前备货期的需求增量,二如年终佳节的宴席消费增量,三如猪企年前增量、回笼资金,四如学校、食堂等聚集性消费减量,五如年后餐饮消费的惯性回落等等。

而就今年形势而言,供给强压已是不争的事实,尽管1月规模场出栏计划普遍环比减量,但截止到1月20日完成进度仍极为缓慢,1月剩余时间一周有余,规模场或仍将保持持续增量模式;同时,在1月中上旬猪价短期探底回升阶段,仍有部分极端二次育肥入场,且多瞄准年前一两周节点、采取短平快销售策略,此部分的货源增量、体重增加也将适度增加供给压力;加之当前低价冻品持续出库、国储不断轮库,冻品在宴席上的消费增量,也适度压缩鲜销市场的增量。

此外,就需求端而言,尽管此时尚未到春节备货时间点,但当前屠企宰量同比去年绝对量及周度环比增速明显不如,截止1月23日样本屠企宰量为160695头,较2023年同期下降5.53%,且周环比增速减缓10-15%,可见当前消费水平同比疫情放开前尚且不如,居民收入水平、消费意愿、消费积极性等普遍处在极低水平,故预估春节前消费端仍难对行情提供有效支撑。故在供需双利空情况下,年前猪价或相对不及市场预期,不过市场情绪、天气、政策等短期不可抗力因素仍可能对行情产生较大影响,需实时跟踪。

2024年上半年行情走向

展望年后,目前市场主流观点分歧较大,一部分人认为年后行情崩盘,主要基于能繁母猪基数大、效能提升明显、规模场产能调减程度不高及后备体量充足等逻辑;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年后行情未必会大幅走低,主要基于三四季度各省猪病导致母猪及商品猪均大量损失,年后生猪存栏将大幅减少逻辑。

笔者个人认为,年后猪价跌是必然,但幅度有限。虽说三四季度以华东、华中为代表的各省猪病对生猪存栏量影响确实不小,但产能的损失并不意味着猪肉供给的减量,年后或许会缺猪但一定不缺肉。而且,以华南为代表的南方主产区产能并未受猪病波及,规模场产能多有调增,且其后备母猪群体十分充足,不论短期亦或是中长期,南方产能供给都将相对过剩,从近期调运情况亦可看出南方标猪北调趋势较为明显,南方过剩产能将很大程度弥补中北部短期供给空缺;加之节后需求惯性回落、消费意愿减弱等拖累,节后猪价或是板上钉钉。不过,由于四季度中大猪群的阶段性损失,将适度降低年后供给压力,一定程度抬升猪价低点。